人物春秋-往事悠悠

略论岁末年初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来源:同济医学院关工委编辑录入:YXY 2019/1/29 18:33:37 313

2019012913:53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近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屡招批判,主流媒体和广大市民群众也一致叫好!目前正值岁末年初,也来谈谈近期感受到的一些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现象。

一、伪虚考核的冲击与影响

岁末年初,首当其冲就是各种考核。要对全年工作来个总结,对一年来的工作先进、工作典型来个表扬、表彰,以鼓励广大干部职工来年学先进、当先进。问题是不少单位的考核,已经沦为伪考核、虚考核,脱离了本心,背叛了初衷。一是对部门的考核失真、失实。对部门的考核,成绩名列前茅的往往是组织部门、财务部门和办公室等,垫底的一般是那些没有实权的弱势部门等。强势部门做的再差,考核成绩总是好的;弱势部门做的再多、再好,也只有垫底的份,而且组织考核的往往是强势部门主导。二是对个人的考核不公、不正。考核必然带来奖励的分配。有些单位是排座座、分果果,不管好坏,轮流上;有些单位是领导红人先上,领导不喜欢的人呆在被遗忘的角落。一些单位在考核前,就已经知道考核的结果。

这些伪考核、虚考核对做事认真的职工伤害不小,考核导向必然影响做事导向。时间一长,这些单位能出现风清气正、奋发向上、团结和谐、高效务实吗?尤其是在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中。深表怀疑!

表面上看,出现伪考核、虚考核现象,可归因于考核体系和考核办法不科学,改进的空间还不小,但又形成年年要改进,年年改进不了!的怪现象。究其实质,伪考核、虚考核就是典型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根源在于:一是认识上不到位。一些单位的领导没把虚伪考核作为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看待,没意识到对工作带来的危害性,个别领导因自己履责不到位也不想看到负责任的同志出现;二是安排上不科学。对考核体系和考核办法的设定上就不认真,有些单位考核体系和办法十几年如一日;有些单位考核,把部门职责和个人所作所为混为一同,如重点事项加分(要列入省市重点工作或政府工作报告),非业务部门永远没有重点事项,天然就失分。三是执行上不认真。有些单位考核执行上机械化操作,不考虑实际情况和效果;有些单位的部门领导和分管部门的单位领导对部门人员和部门实效很清楚,但不和考核结合在一起,听之任之。

二、民主生活会上的热闹与敷衍

民主生活会是我党的一大传统优势,认真做好批评与自我批评,对组织和个人而言,满满正能量。但一些单位仍存在轰轰烈烈做准备,认认真真走过场的现象。网络上关于民主生活会的各种范文层出不穷,经常在今日头条之类的APP上出现(根据大数据,搜索越多越会出现在前列)。一是批评异化。一些领导的发言,跟网络上的版本很相像,相互批评和自我批评充满套路;有些批评一看就是敷衍了事、辣味不足,与其说批评,还不如说是表扬更为合适。二是听取意见异化。民主生活会的基础,就是要听取下属部门的意见。有些领导听取下属部门的意见,听着听着就变成指导下属怎么干活;有些领导听意见,但不加分析,全盘接受,随意承诺,把严肃的行政行为随意化。三是指导下属异化。有些单位有众多直属机构,也需要进行民主生活会,便将上级有关文件和要求,略加变化转手就下发,两个层次不同的单位有一样的程序和要求;有些单位直属机构众多,上级部门和领导在指导上手忙脚乱,效率与效果堪忧。

之所以有以上之怪现象,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底气不足。部分领导自身腰杆不硬,就不可能真正给同志们提意见,尤其是同级别的;也有个别领导平时为官不为或乱为,怕别人提自己意见,自己哪敢提别人意见!二是本领恐慌。个别领导水平不行或没有激情或没有担当,听取下属意见的时候,总有意无意回避问题,要么不听改让别人听,要么就乱听,对一些无关其本人作为的,就不分青红皂白,全盘接受,甚至无原则承诺,并美其名曰虚心接受、即整即改。三是准备不够。民主生活会是项优良传统,每年都要举行。为什么不提前部署,非要等到年底,等到上级部门有指示后才动作,才一级一级往下转发。越是在基层,越是觉得民主生活会时间紧、任务重,短短几天就得完成各项规定动作,没有充分的准备时间和准备工作。

三是访贫问苦的无奈和失望

夏送清凉冬送温暖,岁末年初的访贫问苦举措很好!但也有些单位敷衍了事,应付虚应,让部分真正需要的群众充满无奈和失望。一是应访未访。有些单位访贫的困难群众,几年来一直是老面孔,有些新增的困难户,视若不见;有些群众没有经济意义上的困难,但可能碰到突发的重大事件,也被领导视若罔闻。二是被摊派的困难户。有些单位层级高、福利好,一些条件尚可的群众被摊为困难户;也有些单位条件不好,真正困难户较多,受指标限制,也只能访问部分代表。三是作秀式访问。一些单位领导热衷于作秀,热衷于访贫问苦时被拍照。对困难群众的困难,打个哈哈,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5分钟不到,就拍马走人。

出现这些无奈和失望的根源在于没有以人为本,没有把群众的冷暖饥饿放在心上!具体有三:一是高高在上的心态。一些领导心态上就把困难群众列为二等公民, 帮扶等同于施舍。二是敷衍了事的作风。个别单位做事不认真,对单位职工的情况不动态掌握,做事机械化,以简单的完成任务替代真正的帮助服务。三是无法问责的尴尬。很少有单位将访贫问苦的实效当作业绩来考核,也很少有单位把这项内容列为党建工作的一个项目对待。所以做好做坏一个样,难怪有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现象衍生。

(责编:陈晨、轩召强)

Copyright©2009-2019同济大学医学院关工委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