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团建设-参考资料

谢觉哉倡导“学以致用”读书法

来源: 人民政协报 2023年01月31日08:29 编辑录入:OY 2023/1/31 10:32:40 207

作者:钱国宏

       1931年,他到中央苏区毛泽东同志处工作。一天,谢觉哉拟了一则会议通知,请毛泽东审阅。毛泽东看后,竟然全部修改了。谢觉哉很纳闷:“为什么我这样不会写了?”毛泽东回答了两个字:“你学!”

       毛泽东的答复,让谢觉哉很受触动。同时,他对学习也有了更深的理解:读书,到底要怎样读?应该读哪些方面的书?经过思考,谢觉哉开始进行“补读”——搞清自己在哪些方面、领域存在不足和欠缺,然后有针对性地进行阅读和学习。他对身边的同志说,读书要坚持学以致用、多读好书、持之以恒。首先,读书对工作要有所帮助,“积累知识不是为了名利,而是为了搞学问,搞好工作。”其次,读书要注重消化吸收,多读让自己受益的好书。最后,读书要持之以恒,点滴积累。

       一次,一位年轻的同志因读书不得要领,专程向谢觉哉请教读书之法:“我平时读书没有什么计划,总是东抓一本看看,西抓一本看看;觉得要读的东西很多,自己又处理不好,每天忙忙碌碌,琐琐碎碎,很有些杂乱无章,我一直为这事苦恼呢!”谢觉哉沉吟片刻,说:“你可以试试,晨思夜读,重新学习。”并随手拿起铅笔在一张纸片上写下了“晨思夜读,重新学习”几个字。接着他又解释说:“为什么要晨思呢?因为晨是一天的开始,也意味着新的开始。在新的一天开始的时候,不要急于做,而在于计,所谓一日之计在于晨,计就是思。孟子说过一句话:‘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之。思什么呢?我们今天的人所思的内容和方法同孟子时代自然不同,但是多思这一点,则是自古以来有成就的人都是重视的。你可以结合工作的特点去思,你觉得自己常常是杂乱无章,那就思如何才能使杂乱无章变为杂乱有章,使工作效率高一些,一天抵两天用,思的目的在于多得。夜读,是根据你工作的特点提出来的,白天忙于工作,没有完整的时间读,就利用晚上,每天晚上抽它一两个小时攻读一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长期坚持下去,不就有个完整的时间了吗?时间对一个人来说是少的,也是多的,会挤时间,会利用时间的人,可以把少变成多,对他来说,时间就是多的。相反,给你再多时间,你不去利用,就是少的。思是必要的,但只靠思还不成。思而不学则殆,危险!学而不思则罔,同样也是无用的。思要读,读促思,读得多,思则广,思越广,读得多就更好。晨思夜读是相辅相成的。”这个年轻人按照谢觉哉所说的读书方法读书,后来果然有了很大的改变和收获。

       1948年8月,华北人民政府成立,谢觉哉担任政府委员、司法部部长。他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办司法训练班,为新中国培养第一批司法干部。他坚持写讲课提纲,并每天讲课3个小时。新中国成立前夕,接收北平后,将原朝阳大学改为中国政法大学,谢老兼任新中国第一所政法大学校长,为全国培养大批司法干部。这期间,谢老又是把“补学”融入自己的日常每一天。

       1959年3月,谢觉哉当选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到任后,他先是通过“补学”,使自己成为“行家”,然后提出了要恢复法院的正常审判制度,把案子办得更准确、更细致、更踏实,做到不纵、不宽、不漏、不错。为了实现这些要求,谢老不仅亲自办案,典型示范,而且还深入到全国各地法院,查大案要案,亲自查看案卷,实行“实地补学”,从而在全国范围内纠正了不少冤假错案,使法院这一专政工具,更有力地打击了犯罪分子,也更好地保护了人民的正当权益。

       活到老、学到老,学以致用,是谢老的一贯读书主张。逝世前几年,谢老因脑血管栓塞导致半身瘫痪,右手不能动。在病榻上,他仍然坚持学习。由于不能久坐看书,他就让人买了一个放乐谱的铁架子,把书放在架子上,头靠着椅子,用左手艰难地翻阅。夫人王定国劝他少费神,说在病中看了书也用不上。谢觉哉回答:“怎么用不上?有人来问,我可以讲。自己看得深一点,对人讲得就会透一点。”

       林伯渠曾这样赞誉谢觉哉:“清词如海复如潮,健笔春秋百万刀。”谢老一生读书不倦,不矜不伐,给后人留下丰厚的精神财富:从五四运动到逝世前,他留下了100多万字的日记、1000余首诗词和数十万字的《谢觉哉文集》,并且成为新中国著名的法学家和教育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法学界的先导、人民司法制度的奠基者。


Copyright©2009-2019同济大学医学院关工委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