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春秋-往事悠悠

长征路上牺牲的第一位师长——洪超

来源: 学习时报 2021年05月10日08:17编辑录入:OY 2021/5/11 9:50:02 71

王柳芳  孙  伟

      洪超参加过广州起义、井冈山斗争及历次反“围剿”作战,战功显赫,尤其是失去左臂后依然冲在前线,却不幸倒在了国民党设置的第一道封锁线,是长征中牺牲的第一位红军师长。他将青春与热血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党的事业,作为长征路上身先士卒的开路先锋,他的英雄事迹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艰辛童年,自幼种下向往革命的种子

      洪超,1909年出生于湖北省黄梅县的一个贫农家庭。他6岁丧父,9岁时母亲改嫁,从此与祖母相依为命。他断断续续读过几年书,为了生存,当过童工,做过学徒,沿街乞讨过,备尝人间艰辛,自幼就萌生了一种与不平社会顽强抗争的精神。

      1926年,北伐军进入黄梅县。17岁的洪超首次接触到了革命,他以满腔的热血投入火热的革命之中,担任儿童团团长,带领儿童团员们配合当地的农民协会、妇女协会,共同斗争地主恶霸,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大革命失败后,革命形势急转直下,地主恶霸纷纷反攻倒算。洪超惨遭迫害,恶霸指使打手将他捆绑起来,在放有菱角壳的晒场上反复拖曳。菱角的尖刺穿破他的皮肤,破掉的表皮又与粗糙的地面反复摩擦,没过多久,洪超便体无完肤,伤痕累累,但他并未屈服。随后恶霸又将他绑在树上,用篾刀砍伤他的双臂,洪超顿时鲜血淋漓,几度昏迷过去,依然没有因伤痛而呻吟半句,只是从口中缓缓说出一句“要杀要剐由你”。周边的乡亲们都看不下去了,纷纷站出来,指责恶霸惨无人道的行径,恶霸见众怒难犯,自知理亏,变换手法先将他关了起来,想趁夜深人静之时再投湖溺死。幸好地下党组织及时精心策划营救,洪超这才死里逃生,连夜逃往九江。后经党组织介绍,洪超进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后改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教导团)学习。

      奋战井冈,在中央苏区反“围剿”炮火中成长起来的独臂猛将

      1927年12月11日,洪超随教导团参加了广州起义,后在韶关转入了朱德、陈毅领导的南昌起义军余部。洪超于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湘南起义。同年4月底,洪超跟随部队上了井冈山。他因作战勇猛、年轻灵活、干事利索,被朱德所赏识,留在身边当警卫员,并成长为红四军的班长、排长。洪超投入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反“进剿”、反“会剿”斗争中,为巩固和发展井冈山的红色政权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1928年12月,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的红五军一部到达宁冈新城与红四军会合。不久,为解决经济困境并打破湘赣敌军联合发动的第三次“会剿”,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主力出击赣南,留下彭德怀、滕代远率部留守。为增强留守红军的力量,从红四军中抽调一批骨干,洪超被派到红五军司令部担任参谋。此后,洪超便跟随彭德怀南征北战,参加了大冶兵暴、攻打平江县城、攻占长沙,以及中央苏区的历次反“围剿”作战。其间,因指挥有方,作战勇敢,屡立战功,显示出优秀的军事才华。

      1932年6月,洪超在指挥草台岗战斗时身负重伤,虽经抢救保住了性命,却永远失去了左臂。自1933年3月到1934年1月,失去左臂不足一年的洪超又投入到彭德怀指挥的进攻沙县县城的战斗中。战场上,仅剩一只手臂的洪超依然冲在一线,身先士卒,率先攻入城内,成为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红军攻克的第一座县城。1934年8月,在高虎脑战斗中,洪超率部同敌重兵激战三日,歼敌3000多人。他也因此荣获中革军委颁发的二等“红星奖章”。

      此后,红三军团在广昌以南的驿前地区组织防御,阻击向中央苏区步步逼近的国民党军周浑元和吴奇伟部的两个纵队。洪超又接受了“蜡烛形防御战”的任务。他再次冲上阵地,亲自指挥战斗。在由三个高地组成的联防阵地上,洪超到离敌最近的三营阵地,指导营长张震部署兵力、构筑防御工事。这个高地距敌约四五百米,就隔着一个小山沟,阵地上能清楚地听见敌军的锹镐声和换哨时的喊话声。战斗开始,面对数倍于己蜂拥而上的敌军,洪超大声高呼:“有敌无我,有我无敌!”将士们深受鼓舞,愈战愈勇,弹药用尽仍奋勇与敌人展开白刃战肉搏。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最终在洪超的英勇带领下,取得了这场防御战的完全胜利。

      长征开路先锋,红军将星陨落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被迫进行长征。洪超师长在出发时接到命令,率领红四师担任先头部队,作为右翼先锋,走在最前面。一路上,红四师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斩关夺隘,为后续大部队开辟前进道路。为了阻挠红军进入广东,陈济棠的粤军依托有利地形用砖石砌出坚实的堡垒,周边设机枪、步枪眼,里面贮存了充足的弹药粮食,各堡垒之间还可以互相进行火力支援。这条在信丰、古陂、安远地段设置的第一道封锁线,被粤军吹嘘为“铜墙铁壁,坚不可摧”。

      中革军委下令:“三军团应于二十日黄昏,以一个师在其右翼队先头,经韩坊、固陂之间,寻捷径出至坪石地域,切断固陂敌人往西退路,并威胁信丰。”根据上述攻击部署,红四师奉命攻打古陂圩。1934年10月21日,红军各部陆续抵达指定地点,准备发动突围的总攻击。是日,红四师向江西省信丰县百石村挺进,遭到守敌一个团的阻击。师长洪超、政委黄克诚立刻指挥红四师投入战斗。洪超指挥红十团将敌人击溃。200多敌军惊恐万状,逃出碉堡,躲进了一座牢固的“万人祠”土围子负隅顽抗。红军很快将其包围,先是展开政治攻势,劝其投降。随后,洪超骑着马亲率一个排到前沿阵地进行侦察,突然不幸被围墙内射出的一颗流弹击中头部,壮烈牺牲,年仅25岁。后由张宗逊继任红四师师长。

      黄克诚得知噩耗十分悲痛,这是他在短短两年间第三次失去与己共事的师长,悲愤之情无以言表。随后他亲自率领红四师,高呼为师长报仇的口号,以排山倒海之势,攻破土围,一举歼灭了顽敌。彭德怀在得知自己的爱将洪超牺牲的消息后,心情十分沉痛地说:“洪超同志身先士卒,英勇杀敌的革命精神,值得我辈学习!”彭德怀在临终前还告诉身边的人,不要忘记洪超,说他是长征路上牺牲的第一个师长,是一名优秀的战将。

      战斗结束后,在当地村民的帮助下,战友们把洪超安葬在百石村一个较高的坡体下,仅有一个小土堆。2006年清明,当地政府在洪超牺牲的地方建成了墓地,张震为纪念碑题词:“洪超烈士之墓”。

Copyright©2009-2019同济大学医学院关工委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