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春秋-往事悠悠

蔡和森与留法勤工俭学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编辑录入:Ligj 2020/7/22 19:08:01 37

张保军

2020年07月22日08:1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华魂》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蔡和森是我党早期重要领导人中的优秀代表之一。他一生呕心沥血,磊落无私,克己奉公。他德才兼备,有很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理论宣传工作经验,为马克思主义在华夏大地的传播,为早期党组织的创建和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19年,他远涉重洋来到法国勤工俭学。在此期间,他认真学习了马克思主义著作,积极研究俄国十月革命的经验。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法国和向警予自由恋爱,组成革命家庭。同时,他还发起建党活动,积极领导留法勤工俭学学生的合理斗争。毫无疑问,留法岁月注定是他革命生涯的起点。

五四风雷,留学法国

五四运动前后,在中华大地兴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留法勤工俭学运动,其目的是为了“求索新理论、找寻救国救民的新道路”。在五四风雷的影响下,多种社会思潮在国内广泛传播,争议不断,此时的中国究竟去向何处?不同的派别发出不同的声音。一大批爱国青年,为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毅然前往法国留学。蔡和森就是他们中间杰出的代表之一。

早在1918年4月,蔡和森就和毛泽东等一起组织创办了新民学会、积极宣传进步思想,并组织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二个月之后,为了更好地执行新民学会“向外发展”的方针,蔡和森只身前往北京寻求发展。在这里,蔡和森与湖南留法运动负责人罗喜闻等积极接触,并开办预备学校湖南班,先后送走了一大批湖南籍的留法学生。在北京期间,蔡和森以极强的组织和宣传才能,为湖南青年和新民学会会员赴法事宜奔走呼号,出力甚多,收效甚巨。

1919年11月底,蔡和森取得母亲葛健豪、妹妹蔡畅及向警予等人的赴法护照,赶往上海候船赴法。到达上海后,与母亲、妹妹及向警予会合住上海法租界一家旅店,并通过向亲戚借贷600块银洋的方式解决了部分学员生活困难的问题,稳定了大家的情绪。与此同时,蔡和森对刚刚经历了五四运动风暴洗礼的上海进行了认真考察,他一方面看到了“大上海的繁荣”,另一方面,又引起“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憎恨”。

在上海候船期间,他与向警予讨论女子发展的计划,认为陈启民、何叔衡都可在长沙鼓吹;萧子升所教的楚怡高小学生极有担负极有训练,很可以同去发动中学男女共学的要求。与此同时,他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与十月革命,参加了上海爱国群众的游行队伍。初到这个“十里洋场”,一些同学迷惑于纸醉金迷的腐朽糜烂的生活,意志消沉起来,蔡和森主动规劝他们,阅读《湘江评论》等进步刊物。

12月25日,蔡和森等一行人在杨树浦码头乘船赴法,罗章龙作送别诗一首云:“雪月映西山,冰封渤海湾。围炉忻笑语,别意动燕关,徒倚双轮功,踟蹰落日阑。车书观万国,海上有书还。”带着好友的祝福与期许,蔡和森等一行人踏上了赴法的行程。

猛读猛译,确立信仰

1920年1月30日,蔡和森一行备尝艰辛,历时1个多月,远涉重洋几千公里,辗转来到法国马赛。随后不久,他们一起乘车前往法国首都巴黎,在此做了短暂的停歇。

2月7日,他们到达蒙达尼,向警予、蔡畅进入蒙达尼女子公学。母亲与蔡畅等同起居、同上课。蔡和森因病未入学,一面锻炼身体,一面自学法文。稍后入蒙达尼公学,认真地学习法语会话、法国文学作品以及尝试阅读法文版的新闻报纸。在此期间,蔡和森在公园借助字典看报纸,他的勤奋感动了公园的一位管理员,并主动担任他的法文辅导教师。他这样学法语,比一般同学在学校里学法语进步更快,仅四五个月,就攻克了语言关。

经过几个月的猛看猛译,他找到了社会革命的正确理论——马克思主义,找到了社会革命的正确道路——俄国革命道路,找到了拯救中国的真理,世界观也因此发生变化,成为“极端马克思派”。他也成为旅法中国学生中系统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先锋,成为他们当中大张旗鼓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先锋,被大家誉为“小马克思”。

6月13日,蔡和森写就《法国最近的运动》一文,介绍法国的劳动运动,揭露法国政府和资本家对工人阶级进行压榨、剥削的罪恶,歌颂法国工人阶级的罢工斗争,并且乐观地预计:“无限制的大罢工与劳动节的大表示合而为一,就成了最近劳动运动的伟观。”

此间,蔡和森利用业余的时间,从法文翻译大量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和若干关于宣传十月革命的小册子,诸如:“《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国家与革命》《无产阶级革命与叛徒考茨基》《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等等。此外,他还和旅法学员做了多次长谈,涉及范围很广,包括欧洲革命斗争形势、俄国十月革命经验、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的区别、共产国际的性质与任务、第三国际与第二国际的决裂等内容。通过翻译和谈话,使多数学员深知只有走十月革命的道路才能达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目的。

工学世界社前身为“勤工俭学励进会”,是由李维汉、罗学瓒、李富春等人发起成立的。工学世界社在蔡和森的影晌和帮助下,逐渐克服工读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倾向,发展成为一个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团体。工学世界社除了组织社员学习研究社会主义问题外,还成立了“工学世界社通讯社”,由罗学瓒负责,向国内发稿,报道留法勤工俭学和华工运动情况。蔡和森也经常向通讯社投稿。毫无疑问,通过在法一段时间的初步学习,蔡和森已经确立了自己的共产主义信仰,并决定为其奋斗终生而至死不渝。

打破旧规,自由恋爱

蔡和森出生于上海江南机械制造总局的一个小官员家里,4岁时随父母回原籍湖南湘乡县,后家境日衰。向警予则成长于湖南溆浦县商会会长的家庭。虽然出生和经历不同,但在中华民族危机日益加深的年代,相同的理想信念和奉献于共同的革命事业,让他们两个人逐渐走到了一起。1919年12月底,蔡和森和向警予一同登上赴法的轮船。在那个长达35个日日夜夜的海上旅程中,两人曾多次谈心,共同探讨中国的现实和出路。蔡和森那勤于思考、冷静沉稳的性格令向警予深深倾慕。不久之后,他们二人便确立了恋爱关系。

1920年4月初,距离来法国已有两个多月了,通过华法教育会的联系,蔡和森进入了蒙达尼男子公学,向警予则进入了相距不远的女子公学。向警予和蔡和森每天都可以见面,两个人常常在一起学习法文,研读马克思主义著作。

在艰苦的法国勤工俭学岁月中,他们两人相互扶持、相互学习,打破旧规、自由恋爱,并最终步入婚姻的幸福殿堂,组建了革命家庭。他们向朋友称自己是“向蔡同盟”,成为我党早期革命中的一段佳话。

1920年6月,他们举办了简单的婚礼。没有鲜花也没有婚纱,但几十个留法勤工俭学的同学们给这间普通的木板平房带来了真诚、热烈的祝福。他们在来法的船上曾互赠诗歌,到法国后搜集起来编了一本《向上同盟》的小册子。在婚礼上,他们一起深情地朗诵了《向上同盟》里面收藏的诗歌。

结婚后,在蔡和森的帮助下,向警予的法文学习进步很快。每天下工回来,蔡母总是做好饭,烧好洗澡水等着她。桌上放着准备好的《资本论》,旁边是一张中法文对照的单词表,这是蔡和森为了向警予阅读方便,节省查字典的时间,专门按文章需求,替她整理的一张单词表。

每逢休息日,蔡和森和向警予总是一起沿着河边,或者到附近的森林里去散步,两人边走边用法语对话,互相纠正发音,提示忘掉的单词。向警予还经常阅读法文版的《女权报》《女声报》,她非常同意蔡和森的话:“光看马克思主义的书还不够,还应该研究社会现实,研究敌人,研究形形色色的主义与派别,这样才能真正弄懂马克思主义。”随后,蔡和森相继领导了学生勤工俭学斗争运动。向警予始终如一地支持蔡和森。艰难的留法岁月中,他们的故事感染与激励了大批留法勤工俭学的同学。

发起建党,领导学运

蔡和森是党内较早重视加强党的建设的领导人之一。1920年7月,新民学会留法的13个会友在蒙达尼举行了为期五天的会议,在讨论中出现了明显的分歧,蔡和森明确“主张组织共产党,使无产阶级专政,主旨与方法应倾向于现在之俄”,并且说服了与会的大多数人。会后,在给毛泽东的信中说道:“我近对各种主义综合审视,方觉社会主义真为改造世界对症之方,中国也不能例外。社会主义必要之方法:阶级战争与无产阶级专政,而且要先组织党——共产党。”

在国内,陈独秀与张国焘讨论建党同题,对湖南和留法学生作了乐观的预测,函请毛泽东发动湖南的中共小组,海外则以留法的勤工俭学留学生最有希望。随后,陈独秀在给蔡和森的信中写道:“请你在德、法等留学生中发起共产主义的组织。”他便与赵世炎等留法同学商讨筹建一个共产主义小组,以便更好地推动在法革命力量的联合与发展。

1920年12月,工学世界社召开大会。蔡和森在会上作了长篇发言,主张无产阶级专政、社会大革命,否认以无政府主义为理想的乌托邦主义。此期间,他呕心沥血、不辞辛苦,为早期建立在法的共产党组织作出巨大贡献。

1921年初春,中国留学生在法国出现了学习危机,越来越多的学生失业,形势越来越困难。此时,蔡和森等在蒙达尼的勤工俭学留学生于1921年1月中旬,散发了《蒙达尼勤工俭学同人意见书》,认为:“作工不能达到求学的目的,要求生存权、求学权,请补官费”。他们业已认为勤工俭学已经失败,唯一出路是争取国家政府的经济资助。2月上旬,蔡和森等数次发出通告,提出:现时社会制度下不能实行勤工俭学,向中国政府代表要求“生存权及求学权”,如果本月28日以前无法解决,即全体于28日同赴巴黎包围中国驻法公使馆。

28日,蔡和森和陈毅等率领勤工俭学学生400多人于8点30分集合,列队向中国公使馆请愿,督促中国公使向北京政府转达争取生存权和求学权的要求,并提出:先将准备遣送留法勤工俭学学生归国的经费拿出来暂时维持生活;同时,要求无条件开放里昂和中比两所大学,请北京政府认可每月津贴400法郎,以4年为限。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公使在法国警察的陪同下出面,他非但不答应中国学生的要求,反而污蔑中国学生是“聚众要挟”,为法律所规定不许。在学生们的呐喊声中,公使仓皇出逃,手无寸铁的学生被法国警察镇压,还有多人受伤。

“二·二八”运动发生以后,法国政府官方和资产阶级曾经为失业的勤工俭学学生安排教学工作,并于1921年5月同中国驻法使馆成立中法留法青年教师监护委员会,决定给每人每天发放6法郎的维持费。1921年春,中国政府向法国政府提供了一笔购买武器的贷款,以四川和云南铁路建设权和国家印花税为后盾。蔡和森获悉后,立即同周恩来、赵世炎等联系,反对这一卖国勾当。由于中国的留法学生开展了反对中法大借款的拒款斗争,使法国拒绝了最大的借款国,同时,法国政府和资产阶级推翻了当初的承诺。

与此同时,中法联合筹办的里昂中法大学也即将开办。满腔热血的留法学生普遍认为,只有解决了自己的生活和学习问题,他们才能够进入中法大学学习。1921年5月11日,蔡和森与王若飞、尹宽等学生在蒙达尼附近的森林中讨论决定:“要求读书问题,作较长时间的解决;以里昂中法大学现有房屋为场所,以现在为勤工俭学学生所筹得的款项近百万,及里昂大学开办费及捐款,作勤工俭学学生全体读书费用。”他们决定在勤工俭学学生中广泛进行宣传,一旦发展时机成熟就向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公使馆提出就读里昂中法大学的要求,如果不能得到一个满意答复,就要“作最后的行动”。

8月20日,中法留法青年监护委员会宣布维持费发放到9月15日,这样一来,争取开放里昂中法大学的斗争就大规模地开展了。

在蔡和森的推动下,法国各地勤工俭学学生纷纷成立组织,力求争回里大。在蔡和森等人的领导下,勤工俭学学生的代表于9月17日在巴黎宣告:“各地勤工俭学学生联合委员会”正式成立。通过的章程,决定“以开放在里昂这里的中法大学为唯一的目标”。9月20日晚, 蔡和森和赵世炎带领各地代表分两批从巴黎前往里昂。 一大早,两组代表到达里昂125人,学生代表与大学校长发生冲突,其间,学生护照被强行收走。

9月22日,里昂市长来到里昂大学,威胁学生:“不要布尔什维克般的策动,迅速回到自己的工厂。”学生接连提出质问:里昂大学是中国政府出钱办的,我们向中国国家政府提出相关要求,与你们何干?你凭什么派军警包围我们?蔡和森印好了传单、呼吁书,在操场上散发。市长恼羞成怒,喊来军警将100多名学生押上囚车。25日吴稚晖抵达里昂,“各地勤工俭学学生联合委员会”代表多次同吴稚晖商量开放里大,解决勤工俭学生的问题,遭吴拒绝。法国外交部决定将超过100多名的留法学生强行遣返拘留。

10月10日,蔡和森和陈毅等组织被拘押的学生绝食1天,强烈抗议法国当局的无理决定。但是当时的中国政府与法国政府相勾结,使援救工作未获成功。13日,法国军警将104名中国勤工俭学学生押往马赛,于14日将他们遣送回国。

当船离开马赛时,蔡和森看着广阔的大海陷入沉思。回想起自己在法国的一系列经历,他在思考,为什么要如此不平等地对待我们?我们究竟犯了什么错?此时此刻,他更加坚定了对共产主义的信仰,认为:欲救今日之中国,非俄国十月革命之路而不可取。回国后不久,蔡和森继续投身于马克思主义的宣传与中国的革命事业,并为其奋斗终生。

原载:《中华魂》2020年第7期

(责编:曹淼、谢磊)

Copyright©2009-2019同济大学医学院关工委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