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典礼上,王辰校长说了什么?

来源:医学界编辑录入:Shenghh 2020/7/2 18:56:05 89

医学界 前天

医学界 前天

志远、德厚、才盛,这三点是成就美好人生的关键因素,希望大家圆满。

6月30日早晨7:30分,北京协和医学院2020届毕业典礼在东单三条9号院举行,这是协和医学院建校百余年来,第一次通过线上直播的形式举行毕业典礼。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院士在毕业典礼上谈到了这次疫情,谈到了医学教育,也谈了对协和学子的殷切期望。


以下内容根据王辰院士的讲话整理而成,略有删减和编辑。


亲爱的同学们、毕业生们,9号院难得这么好的天气,这么一个难得的晴朗夏日,我们这么多莘莘学子今天毕业,即将走向社会,你们受教于中国最高的医学学府协和医学院,因此你们身上也应承担着特殊的使命,你们此刻心里也应澎湃着特殊的情感和思想。
今年的毕业典礼,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毕业典礼,大家都戴着口罩,这是一个特殊的场景,真的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出现。
新冠疫情当前,在过去这半年里,已经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确实始料未及。我们在过去十几年间,在SARS之后,在不同的场合不断的在讲,可能还会有传染病再来,而且一定是呼吸道传染病。
当年的罗马街头,人类活动最突出的声音,就是清晨拉着黑死病死亡者尸体的马车,碾过街头的石板路的声音,那是人类社会的动静,那是人类社会当时的声音。更不要说佛罗伦萨,佛罗伦萨当时死了接近80%的人口。这就是瘟疫,这就是传染病,这就是呼吸道传染病。
大家知道,我们过去还遇到过1918年的大流感,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流感、亚洲流感,到这一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英文叫做COVID-19 ,就是2019冠状病毒疾病,这都给我们很多启示,这些启示凸显了医学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中的重要性。
回顾历史,饥馑、战争,瘟疫是造成人类死亡的最主要原因,应当说首当其冲的就是瘟疫。瘟疫一直是人类作为生物体所面临的大敌,医学发展到今天,我们对这些问题的科学认识依然浅薄,依然远远不够。
所以我们不要以为过去是因为科学不发达。我们今天面对的2019冠状病毒,它本身的生物学特征,它在侵入了人类新宿主的时候,它因面临生存的压力而加速变异、加速进化,会衍生出无数的结果。加上人类的干预,科技的干预等等,都会演出无数的结果。
我们真的很难精确的预测疫情下一步会怎样,今年的秋冬季节会怎么样,会不会与流感同时起来?会不会产生一个新的流感形式?以人类缺乏免疫力的形式发生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会不会两种病乃至三种病同时存在?可能性虽然很小,但理论上不能说不可能。
两个病同时与流感交互,不要说新型流感,就是传统流感交互在一块的时候,人类准备够了吗?这都是问题,这就是我们、你们、咱们这些医学人士共同所需要思考的问题。老师们要研究,学生们要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样的科学问题,应当担负什么样的责任。
疫情改变着世界形势,谁也没有想到,总书记所说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里面的一个突出扰动因素,会来自跟医学相关的一个因素,这个因素变成了当前、至少过去半年里,扰动世界最主要的因素。
这个病我们现在还远远没有认识透,未来也不要指望我们对所有的传染病都会认识的很透,总会有新的问题出来,在新的科学问题面前,人类现有的科学知识、技术创造都是浅薄的,在医学领域尤其是这样。
所以真正的医学家知道医学所能的地方和所不能的地方,知道什么叫做自然病程,知道什么是社会干预,知道什么是科技的力量。我们既要用科技发展科技的力量,同时我们一定要用社会干预手段,而社会干预是医学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
由此我就想到了医学绝不仅仅是自然科学,自然科学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手段之一。我认为人类知识大致分三类: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人文就不好说是人文科学了,通常叫做人文学科,或者就叫人文。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汇在一起,都跟医学有关系,所以医学从来就不是单纯的自然科学,它跟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也密切相关。
对不起大家,你们主要是在生物医学模式下培养出来的。而我们知道,既然医学是对人整体的照护,健康有着多重的含义,研究、维护人类健康和生命的这门学问叫做医学,医学是一门“多学”,因此大家要知道自己的短处,我们老师们也会反省自己的短处,我们也缺乏了一些社会科学的训练,也少了一些人文的东西,这也是我们医学院想要改变的方面。
于是我们现在发展了,在我们的传统的8年制基础之上,我们发展了4+4的医学教育模式。前面那个4是一个多学科背景,可以是法学,可以是哲学,可以是文学历史,可以是自然科学等等,这些多学科的背景的学生,在以往知识背景之下,加入到医学的行列中,这时候医学多背景的特色,就更加因为人才的多背景而充实了。
这是最佳设计,这是中国教育界应该形成的共识,医学一定是一个多学科教育。医学的要求非常高,你们是受过比较好的教育的一群人,但还远远不够。
我也代表我们的老师们道一声歉,我们肯定还有对你们照护不周的地方,我们肯定还有在时间、精力包括受我们的品德修养所限,对你们引导不够的地方,你们绝不要局限于我们,你们要真正超越你们的老师们,成为我们期望的、协和应该站出来的大知识分子。
所谓大知识分子,就应当以无我为自我。大家细细体会,现在我们培养出来的所谓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把那点聪明才智用在自己身上,考虑自己的利弊得失偏多了一点。一个医学生第一必须志远,不是志大,志大和才疏加在一块的话,真是人生之害,一定要有穿透性,一定要看得远。
所以我和老师们在一起,我和他们聊到一个词:vision,中文意思很多,在人生不同阶段有着不同含义。在你们这个阶段,应该是见识、眼界,你们应该应该迅速拓展自己,让自己多见识、多知道、多了解。然后到了中年,事业上了一个新平台时,就变成了眼光,对医生来讲,不论从鉴别诊断,还是人生选择、事业定向、生活安排,都要有眼光。等你们到了领导岗位时候,能够为国家民族承担更多责任的时候,那时候叫做远见。远见是最不容易的,在一个有远见的领袖下工作,是人生之幸,而你们自己就应该成为一个有远见的人,并以此为人生目标。
协和的国家定位是小规模特色办学,是培养医学领军人才的地方,你们应当不是一个只考虑自己的人,你们应当是小至考虑学科,大至考虑行业,更大至考虑社会和人类前程的人,这是对大家的一点期望。
所以在毕业季,给大家一点叮嘱。医学,对我们的素养要求之高,大家在毕业时,必须牢记在心,在人生整个过程中不断思考,不断提升自己的境界。
对医学生来说,对知识分子来说,志远、德厚、才盛,这三点是成就美好人生的关键因素,希望大家圆满,谢谢!


来源:医学界作者:田栋梁校对:臧恒佳
责编:郑华菊

Copyright©2009-2019同济大学医学院关工委 版权所有